农资市场“管控真空”亟待填补

金沙776888,产粮大县农民购肥“赌价” 春节前后,受去年农资价格大幅上涨的影响,为防止今年备耕时农资价格再度上涨,吉林省梨树县等全国产粮大县部分农民开始提前购买种肥。有关人士认为,当前农民购买农资价格“赌一赌”的心态令人担忧,强化农资市场的管控,减少涨价伤农现象正成为当务之急。“再不买,等过完正月又涨价了” 在全国产粮大县梨树县,梨树镇獾子洞村农民刘百平去年种子、化肥买得晚,结果价格涨了,自己家吃了亏,所以今年动手特别早,春节前已经按需要买完了。“去年我过完春节才买化肥,结果每袋比年前贵20多元,我家一公顷土地需要十四五袋化肥,连底肥带追肥,去年多花了300多元。”他说,“现在如果不买的话,等过了正月,买的人多了,价格要再涨起来,到时候又得多花不少钱。” “吃过一次亏,大伙都有记性了。”在吉林省全国产粮大县梨树县、九台市部分农村,农民们纷纷表示,有了去年的教训,谁也不愿意再吃同样的亏,许多人提前了购买种子、化肥的时间。 在九台市九丰种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营业厅内,春节前后,每天都有农民光顾,现在已经卖了不少种子。销售人员李晓明说,“往年农民选种的高峰起码要在3月份才会出现,看今年的形势,正月间就产生了一个选种的高潮。”宁可“赌一赌”也不吃“哑巴亏” 对于并不稳定的农资市场,不少农民感到,对于种子、化肥的选择应该根据不同年景进行判断,在目前形势仍不明朗的情况下,贸然做出决定实际上是一场赌博。 梨树县胜利乡郭家窝堡村农民郭连明说,当地只要没有太大的气候变化,一般年景都要选择中晚熟的品种,多数农民对这一点多少有点把握,但对于生产资料的价格却一点把握都没有。他说:“毕竟出现较大气候变化的可能性较小,而将来农资涨价的可能性非常大,我们宁愿赌一把,也比眼睁睁看着到时涨价强。” 在吉林省四平市,按当年投入水平,包括人工,仅计算种子、化肥和农药价格上涨因素,平均每公顷增加投入370元左右,比粮食直补资金每公顷平均335元多35元,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带来的农民增加投入,大于国家对种粮农民直接补贴资金数额。 农民这种赌价的心态让不少基层干部担忧。榆树市先锋乡党委副书记安明礼等人说,农民购买种子、化肥确实有了大幅度提前的趋势,这表现出农民对于农资市场的一种无奈和反抗。在市场中,农民相对来说毕竟是弱势群体,随着提前购买农资量的加大,农资价格也很有可能提前出现上涨的势头,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农民,晚一点购买可能反而会便宜。这时候非常需要有人引导农民理智消费,及时把农资市场行情让每一个村、每个人知晓。填补农资市场“管控真空”成为当务之急 有关人士认为,在全国产粮大县,农民提前购买种肥“赌价”的心态,暴露出当前农资市场管控有“缺位”,填补农资市场“管控真空”,正成为当务之急。 农民们普遍认为,如果有关部门能对农资市场管一管,价格就不会涨得这样高,他们就没有必要拿一年的收成作赌注。吉林省农委主任王守臣说,农业投入品价格上涨,是市场经济规律的客观反映,有其合理性。但涨幅应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不能任其无限上涨。“虽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不能像计划经济那样,通过指令性计划来调节农业投入品的市场供求,但是我们可以充分利用经济杠杆,加强政府对市场的宏观调控。” 王守臣认为,首先,国家应加大对农民购买农业投入品的资金补贴,降低农业生产成本。同时发挥物价、工商等部门在平抑市场价格中的作用,确保价格适度、货源充足。其次,建立足额的农业生产投入品价格储备基金,重点加强对生产企业和农民的扶持,合理调节农业投入品的市场价格,确保农民利益不受侵害。此外,建立农业投入品价格管理的法律制度,以法律手段使主要农业投入品价格上涨的总体水平低于主要粮食作物价格上涨的总体水平。 有关人士认为,在中央各项惠农政策的推动下,农民种地积极性高涨,为了增产增收,农民对质优价廉农资的需求越来越迫切。而如何保护自身利益,不能单靠农民自己判断,相关管理部门不能“缺位”。吉林省政协委员王选禄认为,农资涨价带来的生产成本增加基本上抵消了种粮补贴,扩大了工农产品比价,与工业反哺农业的政策背道而驰。 王选禄建议,一方面,应该加大农资价格调控,建立农资价格应急预案,建立健全农资价格监测体系,及时实施调控,一旦农资价格涨幅过大,就应实施应急预案。通过采取农资补贴、限价定价等应急措施来保护农民利益。一方面加大农资价格执法,价格主管部门应该加强与农业、财政、税务等部门配合,严把农资生产、流通、营销等各环节关,严厉打击各种价格违法行为。 来源:经济参考报

本文由金沙776888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农资市场“管控真空”亟待填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